返回列表 发帖

[历史军事疯狂] 北宋大丈夫 第855章 沈安翻船了 迪巴拉爵士





啃书│啃书网│啃书阁│啃书论坛│疯狂中文│疯狂中文网│疯狂中文网论坛www.2792077.com 疯狂书库www.fkzww.com
    王希笑了笑,很是平静的道:“你得知道,这等斗殴的小案子本是到不了某这里,王雱用了王安石名头才得以进来……然后信口雌黄……”

    作为推官,他必须要维护自己做出的决定。

    “信口雌黄……”

    沈安突然笑了起来,很是纯良的那种,问道:“确定是斗殴而不是围殴?”

    “确定。”王希很坚定的道:“有人看到了,就是这样。”

   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而韩贽显然也想到了,只是沈安在笑,笑的很老实纯良,所以他们都觉得应当不会。

    就在这种不相信中,沈安突然伸手。

    啪!

    王希捂着?#24120;等?#30475;着沈安。

    “你……”

    沈安说道:“这是斗殴。”

    说完他?#32479;?#20102;上去,拳脚交加。

    等他退回来时,王希已经躺在地上惨叫了。

    他的一条腿已经变了形状,双手在捶打着地面,不住的惨叫着。

    这个……

    韩贽想起了沈安打断腿的事儿,就怒道:“太放肆了!”

    他是本分人,所以说不出什么大道理。

    “这是斗殴!”

    沈安看了一眼门外聚集的官吏,说道:“那个案子是不大,王雱报官也只想警告那些想?#22312;?#23665;书院动手的渣滓,可在开封府却得到了什么?徇私枉法,无耻之尤!”

    “胡言乱语!”

    “这是污蔑!”

    外面有人说道:?#24052;?#25512;官处置案子公平公正,开封府上下有口皆碑,你这是寻衅闹事,不,打断了王推官的腿,这事儿可不小。”

    这可是推官的腿,而且没有任何错处你沈安竟然就敢动手打断了,这是要翻天?

    开封府的官吏们此刻很是愤怒,外面的呵斥声不绝于耳。

    “哎!让让啊!”

    就在此时,外面来了一个满头大汗的官员。

    “都让让,有事找王推官!”

    人群让开道,这官员疾步进来,等看到倒地惨叫的王希时,明显的楞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知府,有人举报,说是盛新书院的三个学生勾搭良家**被打断了手脚……”

    ?#24120;?br />
    韩贽看着沈安,沉声道:“这是设套?”

    沈安摇头,“某刚回汴梁。”

    那官员哭丧着脸道:“那三个学生都半月前就勾搭上了女人……”

    我……

    韩贽哪里能想到王雱一边来开封府报案,一边派人去策划了勾引那三个学生的行动,瞬间懵逼了。

    ?#20843;登?#26970;!”

    可怜韩贽为官清正,哪里懂的这等阴?#23601;?#36716;的手段,于是懵逼了。

    “那三个女人就是有夫之妇,不过却是半掩门做皮肉生意的……今日那三个学生带着她们去酒肆喝酒作乐,结果?#33618;?#19977;个女人的男人当场?#27809;瘛?#22312;场的人都动了手……手脚都被打断了。”

    法不责众!

    王雱干得漂亮啊!

    韩贽此刻问了一句:“那三个学生……”

    他看着沈安,那官员苦笑道:“就是打了邙山书院学生的那三人。”

    尼玛!

    这事儿要是没猫腻老夫把一双眸子挖了去!

    韩贽怒了,?#23433;?#28165;楚!”

    那三?#38405;信?#34987;带了来,当堂喊冤:“他们三人那日说是刚打了谁爽快,于是就?#40644;?#21435;……后来对小人的娘子念念不忘,竟然在事后勾搭,在?#40644;?#37117;半个月了。”

    “嗯!”

    韩贽沉声道:“但凡有谎话,律法无情。”

    三个男子抬头,“小人不敢,此事众目睽睽,请知府做主。”

    呃!

    韩贽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来解决此事。

    他不能拷打这三人,否则……

    沈安就在边上很纯良的看着,但若是他韩贽敢对这三人用刑,他绝壁会喊开封府对受害者下毒手。

    若是不动刑,按?#19976;?#23433;的尿性,随便拔根汗毛,这三?#38405;信?#27492;后就能过着美好的日子,半掩门的经历一去不复返。

    看看,只要顺从了沈安,从此三家人就走上了康庄大道,干不干?

    肯定干!

    估摸着就算是用刑都没法让他们改口。

    有钱就是好啊!

    金钱的力量就是这般强大,让?#23435;?#21487;奈何。

    韩贽叹道:“此事老夫不管,但你不该打断了王希的腿……老夫要进宫。”

    “应该的。”沈安拱手,他尊重韩贽,所以不想为难他。

    韩贽走到门口,外面有人说道:“知府,沈安又立功了。”

    韩贽抬头,身体摇晃了一下,苦笑道:“老夫倒是忘记了,只是你此次的功劳够吗?是了,击败辽军的精锐,还让大王经历了战阵,是够。”

    还在惨叫的王希突然停住了,然后喊道:“某要?#32454;妗?br />
    “沈某告辞。”沈安压根没搭理王希,拱手后就往外走。

    开封府的官员们让开了一条道,看着沈安从身边?#23588;?#36208;过。

    有人愤怒想喷,可想起沈安才将立功,不知道够不够再打?#29486;?#24049;的腿,于是缩了。

    有人想动手,却想起沈安可是大宋名将,持刀冲阵的狠角色,自己这种战五渣的实力上去?#33618;?#26159;送人头,于是颓然。

    沈安左右看看,然后轻笑一声,消失在前方。

    十步?#24065;?#20154;,千里不留?#23567;?#20107;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

    众人听着里面王希渐渐尖利的惨叫,不禁心情悲痛。

    “开封府就这么?#20976;?#27784;安给踩了一脚?”

    “那可不是,推官都被打断了腿,这是被扇了一记耳光。”

    ?#21834;?br />
    开封府府衙里的气氛沉郁,韩贽随即准备进宫。

    他刚准备进宫,就听到了一个消息。

    “官家刚下旨,沈安封侯了。”

    卧槽尼玛!

    开封府的官吏们都两眼?#27572;猓?#26377;人喊道:“重了!重了!他才将打断了推官的腿,?#22336;?#20102;侯,重了!”

    这大抵就和重婚一个性质,开封府府衙沸腾了。

    韩贽本来是怒火冲天,现在却是愁眉苦脸的进宫。

    ?#21834;?#23448;家,沈安打断了推官王希的腿……”

    赵曙想杀人!

    他四处看看,可却没有趁手的?#19968;錚?#20851;键是沈安也不在。

    陈忠珩心中纠结,觉得沈安绝壁是失误了,但最失误的还是官家。

    “官家。”

    看官家的模样分明就是想收拾沈安,陈忠珩作为好基友不得不出来,为了那些秘制辣酱而冒险。

    “沈安一出去就动手,很及时啊!”

    很及时……

    韩贽怒了,等看到陈忠珩一脸正色时,才明白了过来。

    ?#29486;?#27784;安才回到汴梁就动手,就是想把功劳给抵消掉。可赵曙这边下手太快,沈安前脚出宫,后脚赵曙就当着群臣的面给沈安封侯了。

    于是沈安去动手抵消功劳,这边准备封侯,没想到撞车了。

    官家,按照往常的规矩,是你冲动了啊!

    赵曙也知道是自己冲动了,在得知儿子此行斩杀敌将之后,他只觉得神清气爽,爽的想呼喊几声,于是对沈安就越发的满意了。

    这一满意可不得了,迫不?#25353;?#30340;赵曙就给他封侯,却忘记了沈安有办法抵消功劳。

    这下咋办?

    赵曙黑着脸道:“去追回来。”

    去沈家的?#23478;?#36824;在?#39134;希?#33509;是能追回来,那么此事还是默契之中,沈安不封侯,徇私的王希倒霉。

    至于沈安跋扈,按照赵曙的了解,他要打断谁的腿,那人必定是有该打之处,也就是说,他压根就没给别人口实。

    年轻?#31169;?#29502;的和老鬼差不多有意思吗?

    这下还不是翻船了?

    赵曙头痛的看着陈忠珩狂奔出去,觉得怕是晚了。

    “让张?#22235;?#26469;!”

    稍后张?#22235;?#26469;了,赵曙吩咐道:“去查王希,还有邙山书院二月不是有学生被打……查。”

    张?#22235;?#36524;身出去,按照皇城司的效率,今天就能得到消息。

    陈忠珩一路策马而行,但暮春的汴?#33322;?#22836;人太多,没给他起速的机会。

    “让开!”

    陈忠珩真的急了,他知道一旦此事解决不好,沈安的麻烦就大了去。

    等看到榆林巷时,依旧没有?#39134;?#23459;旨的队伍,陈忠珩下马开始了狂奔。

    ?#24052;?#20303;……”

    他一边喊一边奔跑,当跑到沈安家外面时,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。

    “恭喜归信侯……归信侯?您这是……?#26029;?#36807;头了?怎地看着发呆呢?归信侯?”

    尼玛!

    陈忠珩悲愤的捶了一下大门,心想沈安当然要发呆,这厮闯祸了。

    他缓缓走了进去,就见沈安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。

    他回头,?#22336;?#20204;已经在拱手了。

    “恭喜待诏军功封侯!”

    刚才的?#23478;?#24456;清楚,说的就是沈安战功彪炳才封的侯。

    战功封侯让人羡煞,而更让人羡慕的就是沈安还是个文官。

    文官以军功封侯,同僚们会?#20992;?#30340;眼睛发红,而武人们会欲哭无泪。

    被文官抢饭碗了啊!

    ?#19978;?#22312;沈安却在发呆,这是啥意思?

    不满意?

    ?#25353;?#35791;这是?#26029;?#29408;了吧。”

    “是啊!二十余岁?#22836;?#20399;,大宋可没几个。”

    “当朝就待诏一人呢!”

    ?#21834;?br />
    沈安拱手?#21827;?#36947;:“多谢各位?#22336;弧!?br />
    庄老实还不知道情况,所以?#26029;?#30340;出去和?#22336;?#20204;叙话应酬。

    “老陈……”

    沈安看到了陈忠珩,顿?#26412;?#24594;了。

    “为啥不早来。”

    你要是早点来,这事儿不就解决了?

    我打断王希的腿,正好抵消功劳。

    陈忠珩指指汗湿的额头,苦笑道:“街上人多,没法打马……”

    传旨的还在懵逼,陈忠珩说道:?#26696;?#32039;回去复命吧。”

    “是。”

    他们前脚一走,陈忠珩后脚说道:“你的麻烦大了!”

    ……

    第三更送?#24076;?#26202;安!

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

TOP

收入水平不到自城市平均水平的一半,给所在城?#24515;?#40657;了!(在YouTube的新闻,资本主义经济学家说,全世界霸道不到10%的人占据着90%的财富,刨去这部分,看平均值,你可以挺起胸膛,这种制造?#20934;?#30683;盾,破?#30634;?#20250;和谐的言论难?#21482;?#34987;封端口)
还不起30年的?#30475;?#25105;改去租房,在房租的压力下,我一直用唯心主义乐观精神支持着不去见马克思。   
不少开防盗章的作者,自爆倒霉事,如果是假的那是时候不到,如果是真的,那就是开防盗缺德没人品,诅骂人太多了。
好多挨喷的写手抱怨请订阅后再喷,其实他们也知道那是别有用心的写?#20013;?#21495;喷的,就是借机求订阅开延时假章节。很多开延时假章节的写手为什么不防了,要么是专心文笔,订阅高了。要么就那么多人订,不专心提高文笔,没意思了没订阅扑了。
一觉醒来。?#19976;?#19977;竿。有日。有?#24076;?#26377;小三,还有和谐版的干,简直是成语中的战斗语!

TOP

返回列表
一起来捉妖手游
广州11选五出号走势图 成都按摩哪个地方好 李逵劈鱼捕鱼机漏洞规律技巧破解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奇趣腾讯分分彩开奖源 赛车pk拾app下载 今天4场进球彩对阵表 网赌我翻身了 pk赛车彩票 云南快乐十分app